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公告 > 动态新闻 > 2020 > 正文

我馆工会小组赴三星堆博物馆参观学习

发布日期:2020-04-27 编辑:编辑

 

近年来,以三星堆为重点的古蜀文明传承创新成为我省文化建设的重要抓手。作为最早科学考古发掘三星堆遗址、揭开古蜀文明神秘面纱的组织单位,四川大学博物馆一直高度关注这一领域的考古发掘、科学研究和文化遗产传播工作,与三星堆博物馆保持着密切的互动关系。

目前,我馆收藏的三星堆遗址早期出土文物和研究档案正在《纪念三星堆遗址发现九十周年特展》上展出;三星堆博物馆基本陈列提升改造后刚刚正式开放;遗址区考古又传来取得重大发现的消息……结合到我馆新馆建设工程项目正如火如荼向前推进,博物馆全体老师都在解读文物及档案材料,为新馆基本陈列的内容策划做准备,因此大家迫切的希望能到三星堆博物馆实地考察,看看档案如何配合展览讲好文物背后的故事。工会小组迅速决定,集体探访三星堆!

2020416日上午9点,春日融融,晨光初发,博物馆全体人员,乘坐大巴开启了广汉三星堆博物馆一日考察学习的行程。约一小时车程,我们便到达三星堆博物馆,经过严密的防疫检测和登记,博物馆副馆长董静带着一大沓资料,引导大家进入到遗址区。

 

博物馆位于三星堆古城遗址的东北角,大家首先探访了位于古城南部高地的祭祀坑发掘现场,正是1986年一、二号坑出土大量青铜面具、神树和象牙,震惊世界后,才有了三星堆博物馆;随后董馆长把大家带到月亮湾城墙遗址陈列馆,这里保护的是考古解剖城墙断面的完整遗迹,一道长满树林的土梁延伸到室内,被揭开表土后,由辨别不同土质土色区分开来的地层向观众清晰地显示出人工修筑城墙的实证,墙外还有宽阔的城壕。董馆长还详细地向大家介绍了目前使用的地层拓片和环境监测技术。

月亮湾城墙遗址附近便是燕家院子,这里是1934年三星堆科学考古发掘的第一个地点,燕家人居住的农家小院和门前的水沟依稀保留着原来的面貌,大家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当年发掘时川大博物馆首任馆长葛维汉和燕家父子合影的情景。

 

近年来,以三星堆为重点的古蜀文明传承创新成为我省文化建设的重要抓手。作为最早科学考古发掘三星堆遗址、揭开古蜀文明神秘面纱的组织单位,四川大学博物馆一直高度关注这一领域的考古发掘、科学研究和文化遗产传播工作,与三星堆博物馆保持着密切的互动关系。

目前,我馆收藏的三星堆遗址早期出土文物和研究档案正在《纪念三星堆遗址发现九十周年特展》上展出;三星堆博物馆基本陈列提升改造后刚刚正式开放;遗址区考古又传来取得重大发现的消息……结合到我馆新馆建设工程项目正如火如荼向前推进,博物馆全体老师都在解读文物及档案材料,为新馆基本陈列的内容策划做准备,因此大家迫切的希望能到三星堆博物馆实地考察,看看档案如何配合展览讲好文物背后的故事。工会小组迅速决定,集体探访三星堆!

2020416日上午9点,春日融融,晨光初发,博物馆全体人员,乘坐大巴开启了广汉三星堆博物馆一日考察学习的行程。约一小时车程,我们便到达三星堆博物馆,经过严密的防疫检测和登记,博物馆副馆长董静带着一大沓资料,引导大家进入到遗址区。

博物馆位于三星堆古城遗址的东北角,大家首先探访了位于古城南部高地的祭祀坑发掘现场,正是1986年一、二号坑出土大量青铜面具、神树和象牙,震惊世界后,才有了三星堆博物馆;随后董馆长把大家带到月亮湾城墙遗址陈列馆,这里保护的是考古解剖城墙断面的完整遗迹,一道长满树林的土梁延伸到室内,被揭开表土后,由辨别不同土质土色区分开来的地层向观众清晰地显示出人工修筑城墙的实证,墙外还有宽阔的城壕。董馆长还详细地向大家介绍了目前使用的地层拓片和环境监测技术。

月亮湾城墙遗址附近便是燕家院子,这里是1934年三星堆科学考古发掘的第一个地点,燕家人居住的农家小院和门前的水沟依稀保留着原来的面貌,大家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当年发掘时川大博物馆首任馆长葛维汉和燕家父子合影的情景。

 

回到三星堆博物馆,大家首先造访了基本陈列的重中之重——改造提升后的二号青铜展馆。这里处处展示了数字化新技术在展览中的应用——头顶视觉感强烈的三星堆巨眼、沉浸感十足的三星堆全貌3D展示曲屏、动态视频的青铜大立人360度展示大家戴着耳机收听讲解员的介绍,金面罩、青铜人头像、巨型神树等众多精品文物都在二号馆得以一睹原貌。

回到三星堆博物馆,大家首先造访了基本陈列的重中之重——改造提升后的二号青铜展馆。这里处处展示了数字化新技术在展览中的应用——头顶视觉感强烈的三星堆巨眼、沉浸感十足的三星堆全貌3D展示曲屏、动态视频的青铜大立人360度展示大家戴着耳机收听讲解员的介绍,金面罩、青铜人头像、巨型神树等众多精品文物都在二号馆得以一睹原貌。

 

最后大家来到纪念三星堆遗址发现九十周年的特展厅。展览开篇,便是自我馆借调过来的一批月亮湾玉石器和1949年之前对这批器物的研究档案、期刊资料。此次展览是这批珍贵资料第一次完整出展。正是因为90年前,汉州南兴月亮湾大宗玉石器的发现,川大博物馆的首任馆长葛维汉组织了西南地区第一次科学发掘,引发巴蜀文化独立发展说的提出,后继者的研究又确证了三星堆古文化、古城和古国。著名考古学家李学勤先生评价:如果没有巴蜀文化的深入研究,便不能构成中国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完整图景……中国文明研究中的不少问题,恐怕必须由巴蜀文化求得解决。

川大博物馆旧馆升级建设期间处于闭馆状态,见到本馆文物在兄弟展馆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大家倍感亲切和自豪。此次参观启发了我们思考博物馆未来的展陈形式,思考如何发挥自身研究型博物馆的优势,将研究档案和实物相结合,做到见人见物见精神。

 

直到闭馆,大家才恋恋不舍结束了一天充实的考察学习。此次工会小组活动既加深了兄弟单位的相互往来,又使大家从埋头故纸堆的状态走出户外,亲临实地,将研究和今后的应用结合起来,起到了很好的凝聚作用,深受全体工会小组成员的好评。

上一条:秉承初心,携手同行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物馆党支部赴三星堆博物馆参观学习记

关闭